金鹰网>资讯 > 正文

《精忠岳飞》中岳飞伐辽确有其事? 导致北宋灭亡的联金伐辽那一役

发布于:2013-08-20 07:53 已有0条评论 来源:时代周报 字号:T | T

本报记者 张子宇

北宋宣和五年(1123),15万大军统帅,宋朝太尉童贯威风凛凛地坐在河北雄州的大营中,接待了一位辽国的使节。和过去百余年间辽使面对宋人总是气势汹汹、高人一等不同,这位使节苦苦相告,祈求宋朝念在120年睦邻邦交的份上罢兵,辽“愿降为臣属,永为藩僚”。童贯却不为所动,他看到的,是不世之功业唾手可得,是留名青史、荣华富贵。

从雄州往南千里之遥的宋帝国首都开封城里,宋朝皇帝徽宗赵佶和他的大臣们也不会允许童贯放弃这个历史机遇,他们看到了百年之梦前所未有地清晰真实起来,那就是幽云十六州的城头,再次竖起了赵家王朝的旌旗。

“辽宋两国,和好百年,盟约誓书,字字俱在,你能欺国,不能欺天。”辽使被童贯赶出门去,在门外号啕大哭。

“百尺竿头望神州,前人田土后人收。后人收得休欢喜,更有收人在后头。”开封的街头,传唱着这样一首民谣,听着凶吉难测。

北宋的“耶路撒冷”

1100年,崇尚王安石的宋哲宗在25岁时就死去,身后无子。他的弟弟,据说长得和南唐后主李煜很像的端王赵佶即位,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具艺术天赋也是最悲剧的皇帝。笔墨丹青、骑马射箭、踢球招伎无所不擅长的赵佶继承了一个空前繁荣富裕的帝国,这注定了他前半生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也契合了他惊人的艺术才华。可惜作为一个宋朝皇帝,赵佶也有先天的“幽云十六州情结”,但与他孱弱的政治、军事能力混合后,酿就了其后半生无限的悲剧与苦难。

某种程度上,幽云十六州就是“北宋的耶路撒冷”。公元938年,为了换取当时刚刚兴起的契丹帝国的支持,后晋统治者石敬瑭将位于今天山西、河北北部的十六个州割让给了契丹。由于当中最大的两座城市是幽州(今北京)和云州(今大同),故此得名。

这十六州范围内,不但包括古代中原王朝抵御骑马民族南下的关键工具—长城,也包括了太行山与燕山山脉诸多的山川、隘口、峡谷等。失去了这些天然要塞的屏障,从十六州往南就是一马平川,游牧民族的骑兵可以如洪水一般地涌向中原大地。

北宋为了夺回幽云十六州可谓费尽苦心。开国之君太宗赵光义在完成统一后,于公元979年和986年发动了两次大规模北伐,均遭惨败。为了报复北伐,1004年辽军大举南下,但兵锋被宋军阻于澶州(今河南濮阳),双方议和签订了《澶渊之盟》。从此100余年,宋辽之间再无战争。这段时期宋辽两国的攻守,成为杨家将等民间故事的重要素材来源。

客观上,《澶渊之盟》带来了两个帝国之间的百年和平,在中国历史上,这种中原王朝和强势游牧民族政权之间以条约为基础的长期和平并不多见,尽管要加纳岁币,但从此“四方无事、百姓康乐,户口番庶,田野日辟”,两国无数老百姓得幸于这份和平。

但是对北宋统治者来说,《澶渊之盟》是北宋向辽屈膝的耻辱,宋徽宗的父亲宋神宗谈起幽云故土,曾数次落泪;而幽云十六州的战略地位又是无法割舍的(为了弥补失去自然屏障,北宋在河北山西大量种树,挖河沟,以阻挡一旦开战后南下的骑兵)。这份怨念,百年难消,让十六州成为“北宋的耶路撒冷”。几种悲剧因素,突然结合在一起,造就了日后一场史上罕见的浩劫。

开启的魔盒

第一个因素就是女真人的凶猛崛起。从1114年开始,在杰出首领完颜阿骨打的领导下,来自白山黑水之间的女真族,如暴风雪一般迅速摧毁早已衰落不堪的辽帝国。草原上的主人轮番更替,这本是中国历史上常见的现象,而往往新兴的政权因为更强的战斗力和对土地、财富的渴望,会成为中原王朝新的大敌。但是北宋不但没有对崛起的女真人警惕起来,反而莫名觉得,百年历史机遇从天而降。

打开潘多拉魔盒的钥匙是一名叫马植的辽国汉族官员,其家族世代为幽云十六州大族,他很了解辽的衰退和金的崛起,大概是出于投机的目的,政和元年(1111年)他偷偷找到出使辽国的宋使,建言北宋与金结盟,夺回幽云十六州。

第二个因素就是好大喜功的北宋君臣,只懂画画写字的宋徽宗自不待言,朝中的重要权臣童贯也想大干一场。在《水浒》中以负面角色登场的童贯是个宦官,但其实也有些才华。生性巧媚,花钱很豪爽,“状魁梧,伟观视”,还有胡须(可能与其20岁才净身有关)。童贯在西北监军,曾击破西夏,收复四川、洮州“握兵二十年,权倾一时”,并成为北宋有史以来第一位宦官节度使,可以说不是不知兵的人。

马植和宋徽宗、童贯等一拍即合。经过几次和女真人的联络,双方签订了《海上之盟》(由于当时宋金之间尚无陆地接壤,主要通过船只往来渤海之间,故得此名),约定共同攻辽。马植由于联金有功,被赐姓赵,改名赵良嗣。而15万西军,从对西夏的西北前线调往对辽河北,剑指幽云故土。

读《水浒》的人都会了解,北宋名义上的主力是所谓80万禁军,即中央军。但由于百年不战,承平日久,禁军中的京营和对辽的河北军早已腐朽不堪,不但没有战斗力,也成为国家沉重的经济负担。王安石变法很大程度上就是针对禁军的改革。

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西军”承担起伐辽的重任。西军的影子在《水浒》中同样可见,开篇王进得罪了高俅,想到的就是去投奔西军,而鲁智深就是西军名将种师中麾下的一名军官。从这些地方可以侧面感受到,西军确实是有一定战斗力的。

在历史上,由于《澶渊之盟》后,北宋不再与辽交兵,但与西北部的西夏,却陆续打了100多年的战争,从各种小规模攻防到几十万人的大兵团作战,而且西军的军官往往世代从军,诞生了狄青、种家将、杨文广等名将。在战火中成长起来的西军,确实是北宋唯一的王牌。而宋金战争时,不少南宋名将如刘光世、岳飞、韩世忠、吴玠等,也都和西军系统有关。

马植这个联金灭辽的计划,从事后来看自然是个愚蠢的馊主意。尽管国家之间只有永远的利益,但从唇亡齿寒这个中国朴素古训出发,北宋作为“一弱”和“一强”去瓜分另一弱旅,是没有常识的行为。另外,宋辽之间维持了100多年的和平,无论之前的理由多么充分,背盟出兵在道德上都出于下风。连西军统帅种师道也认为:“今日之举,譬如盗入邻家不能救,又乘之而分其室焉,无乃不可乎?”但童贯和宋徽宗哪里管得了这些。

幽州两败

或许确无道义优势,宋军的出征拖拖拉拉,效率低下,士气也不高。但15万西军的对面,对手是被称为“残辽”的力量。宣和三年(1121),金军按照和宋的约定出兵攻打辽的剩余国土,摧枯拉朽。辽朝末代君主天祚帝一路往西逃,连传国玉玺都掉在了桑干河里。辽内部也开始瓦解,留守幽州的宰相李处温、耶律大石等拥立魏王耶律淳为皇帝,与天祚帝对立,其政权史称“北辽”。

也就是说,抵御宋军的,不过是辽长城以南部分领土的守备部队,而这些已经在辽金战争中遭受沉重打击的契丹、溪族与汉族混合部队,不但要面对宋军,还要和忠于天祚帝的军队内讧,更有长城外的金军虎视眈眈。似乎已经成了一个熟透的果子,就等北宋一口吞下。

但在辽朝覆亡之际,竟然诞生了一位其民族历史上杰出的英雄耶律大石。他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八世孙,从小好学,能骑射,兼通汉文、契丹文,并考中进士,为殿试第一名状元,入翰林院,是《辽史》中记载的辽朝唯一一个契丹进士。从这场残局中的表现来看,耶律大石甚至比辽朝的开国英雄如耶律阿保机等更了不起。

宣和四年,宋军拖拖拉拉,终于出高阳关,越过两国界河白沟河攻入辽地。耶律大石和另外一员辽将萧干引兵出战,结果在西北尚能与西夏互有胜负的西军,在有“老种相公”美誉的名将种师道的指挥下,却被残辽军一击大败,宋徽宗大为惊恐,下令班师。

西军不堪一击,也不完全是战斗力太差。非战因素在于,种师道对伐辽本就很消极,童贯则抱着下山摘桃子的心态,不愿付出重大伤亡,幻想王师一到,辽人望风归降。甚至下令前线士兵不可妄杀一人。结果耶律大石撕毁纳降书,以“无多言,有死而已”的气势反击,两种心理落差之下,宋军实际战斗力的发挥可想而知。

第二年,60岁的耶律淳就在一片惊恐中死去。其遗孀德妃萧普贤女自称太后,继续执政。面对女流之辈,童贯的信心又来了。萧德妃实在撑不住这个残局,派使者前来,奉上降表,却被童贯驱走。便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宋军遂发起第二次幽州攻势。这次进攻得到了内应,北辽朝廷的汉族大臣和将领如李处温父子、郭药师等见大势已去,希望向宋纳城投降。由于上次战败,种师道被降职处分,另两名西军名将刘延庆、杨可世率所部主力数万人会同降将郭药师一齐偷袭幽州。

偷袭很顺利,杨可世、郭药师的6000精兵很快控制了幽州城的城门和城墙,但是宋军不可思议地又输了。先是围攻辽皇宫久久不下,又没有重点守备退路。辽大将萧干回军来救,轻松夺回城门控制权。攻入幽州的宋军反而被合围,主帅杨可世、郭药师等坠城逃走,名将高世宣以下数千入城宋军全部战死。

而在城外,由于偷袭落败,刘延庆的西军主力在一片惊慌下,在卢沟(今北京卢沟桥附近)大败于前来救援的耶律大石。士卒“相蹂践死者百余里,自宋神宗以来所储军实损失殆尽。”

杨可世偷袭幽州失败的原因主要有几点,宋军进城后,自认为已经获胜,没有强化对城墙城门的控制。同时烧杀抢掠,作为民族仇恨的报复,大肆屠杀契丹百姓,造成了城内百姓特别是契丹人、溪人的反抗。而宋军又没有料到辽军在女流之辈萧德妃的鼓舞下,在皇宫殊死抵抗,以为必胜的骄兵遭遇对手置之死地而后生之挫,士气迅速瓦解。

唇亡齿寒

幽州之败彻底摧毁了童贯的信心,在女真人面前不堪一击的辽军,在宋朝主力西军面前如铜墙铁壁一般。他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前进吧,实在是打不过耶律大石,撤退吧,败军之将的罪名不好担,宋徽宗可能会杀他以谢国人。在这种情况下,童贯想到了女真人,厚颜提出“贵国帮我们攻下燕京(幽州)后,百姓、子女、金帛全部归贵国所有,贵国出兵,军费粮草也由宋朝负担。”

面对这样的条件,完颜阿骨打自然答应,金军开始南下,以长城的主要隘口居庸关为目标。也是天亡辽国,居庸关突然发生了山崩,守军死伤惨重,金军顺利攻入长城以南。耶律大石战败被俘,而后逃走,保护萧德妃一齐投奔了逃亡中的天祚帝。

出于报复,天祚帝鞭杀了萧太后,软禁了耶律大石。大石再次出奔,逃到辽西部边境的沙漠地带,领走了当地的辽军,一路越过沙漠到达中亚地区,竟然打败了当时的伊斯兰政权,建立起了一个横跨中亚的大帝国—西辽。契丹人的残光西辽帝国一直延续到百年后的1218年,才被西征的蒙古军毁灭。

1125年,天祚帝最终也成了女真人的俘虏,耶律阿保机建立的辽帝国彻底灭亡。根据一些历史记载,天祚帝后来见到了也成为俘虏的宋徽宗,他们的相遇是什么样的场景,实在是让人有穷尽想象力的感觉。

辽灭亡了,但幽云十六州还在女真人手中。当赵良嗣和阿骨提出归还这些领土时,看透了宋朝无能的女真人狮子大开口,索要价值百万的赋税和赎地钱。但是一心只想要回故土的宋朝君臣已经顾不得许多,最终,以进贡20万石军粮和100万代税钱的代价,宋朝要回了燕京、顺州、景州等7座空城。城中的财富、民众早被女真人掳掠一空,周围的营州、平州等重要军镇和长城上的居庸、松亭、榆关等要塞全部在女真人控制下,燕京等地无险可守,四面临敌。

尽管已发展成一出闹剧,北宋朝廷依然视之为前所未有的大捷和中兴,举国狂欢。宋神宗时曾有圣旨,说收复燕京的人封王,童贯就凭借这个大功进封广阳郡王。以太监封王,在中国历史上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辽的灭亡意味着宋失去了北方的屏障,而联金灭辽过程中宋朝的腐败无能与富庶,更给女真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潘多拉的魔盒一旦打开,张择端绘笔下繁盛无比的开封也走向了终结。沉浸在不世之功业的狂喜与李师师温柔乡中的宋徽宗不会料到,仅仅数月后,金军便大举南下。

由于联金彻底破产,赵良嗣在靖康元年(1126年)被贬郴州(今湖南省郴州市),不久赐死。同年童贯也被贬,并在经南雄(今广东南雄县)途中被赐死。

靖康二年(1127年),金军攻破开封,宋徽宗和其子宋钦宗以及无数贵胄宫室成为了女真人的俘虏。靖康之变标志着北宋灭亡,中国历史进入了南宋与金南北对峙的岁月。岳飞、赵构、秦桧、金兀术这些人物也取代了耶律大石、阿骨打、童贯等成为历史的主角。

让人感慨的是,历史在之后又一次重演。如同北宋的“幽云情结”一样,南宋视金为世仇,将靖康耻视为奇耻大辱。百年之后,金衰落而蒙古兴起,南宋再次犯了和“海上之盟”同样的错误,联蒙灭金。

1234年,宋蒙联军攻破了金朝最后一座城市蔡州,金哀宗完颜守绪自杀。南宋举国欢腾,当年开封城的一幕又出现在临安。一年后,蒙古大军如同100多年前的金军一样,南下侵宋,经过48年血战,南宋灭亡。

“家中木蛀尽,南方火不明;吉人归塞漠,亘木又催倾。”宣和末年,宋皇宫殿门出现了一首这样的无名氏题诗,而开封城的居民,已经听见女真人战鼓自北方雷雷响起。

岳飞与攻辽战役之争?

尽管联金灭辽之役对宋军来说是不太光彩的一幕,更是西军没落的开始(1130年,以西军为核心的18万宋军与金兵大战于陕西富平,宋军战败,标志着“西军”这个两宋换代之际最重要的军事集团退出历史舞台)。然而,与强敌的交战也确实锻炼了一批年轻兵将,所谓南宋“中兴四将”中的三人,即岳飞、韩世忠和刘延庆之子刘光世,都被认为参加了这场战争。

岳飞以抗金闻名,但除了少数历史研究者和爱好者外,知道他可能曾与辽军交手的人并不多。近日黄晓明主演的电视剧《精忠岳飞》在全国播出,如同许多热门历史剧一样,同样引起话题。很多观众争论的话题是,岳飞为何一开始是与契丹人作战。特别是预告片,岳飞一句大声咆哮:“是契丹不让我们睡!”让不少观众提出异议,“岳飞抗的不是‘金’吗?怎么变成契丹了?”导演兼该剧总监制唐季礼解释,“就历史本身来说,当年宋和北辽、契丹、金都有过交战,说契丹(骚扰了宋)没有不妥。”

这个话题在国内历史爱好者当中也引发了波澜,有些人抨击有卖弄之嫌,搞不好纠枉过正;也有人认为这个设定很有讲究,显示了制作者“确实还看了些书”。

其实双方的说法都有些道理,因为对于岳飞早年的历史,史料上一直众说纷纭,语焉不详。按照一般的记载,岳飞生于相州汤阴。宣和四年,岳飞从军,不久因其父岳和病故,回到家乡守孝三年。宣和六年,再次投军,翌年驻地沦陷于金军之手,战败还乡。宋钦宗靖康元年,第三次投军。宋高宗建炎元年(1127年),以越职上书言事,被夺官。

如果是宣和四年从军,时间上岳飞参加攻辽战役是没有问题的。根据宋史名家邓广铭(代表作《岳飞传》)的观点,童贯宣和北伐时,真定府路安抚使的刘韐为了“备胡”,防止辽军乘胜反击,攻击北宋本土,招募“敢战士”,岳飞从军,并担任了小队长的职务,而且还参加了偷袭幽州之战。这个观点集中在邓广铭的《“痛饮黄龙”考释》一文中,邓广铭甚至认为,幽州(燕京)就是岳飞《满江红》中的黄龙府。

然而,也有不少反对的观点,以邓广铭的学生王曾瑜为代表,他在著作《岳飞和南宋前期军事政治研究》里认为岳飞没有打到过幽州。王增瑜更进一步指出,岳飞是否真的与辽军交手也很值得怀疑,因为刘韐本人一直对攻辽“异议”,反对攻辽,并因此被任命为真定府留守,其职责是负责本路守御,与攻辽没有关系。因此,岳飞当时从军也是负责本土守御,而辽军并未攻击到北宋境内,于是岳飞自然没有和辽军交手的机会。当日后金军开始攻击燕京时,“敢战士”的部队已经解散,说岳飞因为攻辽而遇上金军更是无稽之谈。而邓广铭的观点更多是基于他从一些史料作出的推测,而非坐实的记载。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岳飞攻辽这个虽然有违大众常识但却还能自圆其说的话题外,《精忠岳飞》里其余关于岳飞早期的描述包括,因攻辽与金军交手,当了女真人的俘虏,甚至与金兀术相遇结缘等等,则完全是由剧方自行“发明、演义、创造”。

相关文章:关键词:北宋联金伐辽

编辑:金鹰网编辑

分享图片:|转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