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广播电视报>>第1349期>>鹰报人物周刊>>名人


大山 大家没把我当外人
2004-12-29
大山和大兵算得上师兄弟,取名时“英雄所见略同”
    长沙人民熟悉大山,“知道咧,和大兵一个姓的外国人,汉语说得极好的”。
    却很少有人知道他原来的名字,罗斯维尔。他还有个中文名字,叫路士伟,是刚学中文时老师取的。第一天下课后,拿回家给父亲看,父亲说:“你的中文名字之间怎么有个加减号?”他把“士”字看成加减号了。大山就找老师换成了路世伟。
    大山第一次上电视演节目,还是在北大留学时,角色名叫许秋佳,大家都觉得有点绕口。一天在学校食堂讨论这个问题,听到厨房里有人说:“大山,快点上菜。”大家拍案叫绝,“就叫许大山”。原来北大食堂里正好有个厨师叫许大山。
    节目播出后,“许大山”这名字一炮打响,收到很多观众来信:“北京大学留学生处转许大山收”,结果全都转到了厨房,厨师许大山很纳闷,拆开来却全不是自己的。
    大山后来就叫了“大山”,现在回北大,他还经常去看看那个给了自己名字灵感的厨师。
    师父姜昆对这个名字很赞赏:“好记,没‘二狗子’那么土,又比‘富贵’通俗。”
    对于同姓“大”的湖南笑星大兵,大山笑说两人取名属“英雄所见略同”。姜昆是大兵“师叔”,大山与大兵算起来也可称为师兄弟,大山言语中对大兵颇为欣赏,“虽然听不懂长沙话,但看着就挺乐呵。”
    此次来湖南还带了个任务:给丈母娘捎罐剁辣椒
    大山掰着手指头数,“这是第四,不,第五次来湖南了。”
    虽然大山听不懂湘方言,但大山在湖南有很多朋友,每次来湖南长沙,大山被朋友邀着吃遍长沙大街小巷,大呼“过瘾”。“我最喜欢吃湘菜,腊肉、剁辣椒、臭豆腐……看着端上来红辣红辣的,我的口水就出来了。”“我们在北京,去得最多的也是湘菜馆,但北京的不正宗。川菜也不如湘菜辣得纯正,川菜是麻辣麻辣的。”
    说起吃,大山一套一套的。他此番来长沙,还带了任务回去——“要给丈母娘捎一罐剁辣椒带到北京去”。
    最难忘的一次湖南之行是1993年。 “是毛泽东诞辰100周年。”大山很骄傲,因为他是第一位参加伟人诞辰纪念的外国人,和巩汉林、方青卓一起表演了节目。
    “毛主席的诞辰又快到了吧,我记得是12月26号。”大山记性奇好。大山告诉记者,1988年,他作为游客第一次来北京,第一件事就是去天安门看毛主席像。
    不知是不是按加拿大妈妈的性格找了个中国妻子
    圣诞节对于大山一家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节日。在加拿大的家里,大山兄弟三人,还有一个妹妹,大山是老二,弟弟是中东外交官。“去年圣诞节,我们一家在加拿大大团圆,25号上午一整天拆礼物,晚上是正餐,我们吃火鸡和烤乳猪,就像中国的过年一样。”
    是何方神圣能让大山放弃和家人团聚的机会赶赴长沙呢?“这次来长沙,与邀请单位无关,纯粹是为我们加拿大皇家音乐学院交响乐团助兴的,这次全新尝试交响乐配故事,我负责讲故事。”
    原以为要独自一人在长沙过圣诞节,恰好孩子放了寒假,和妻子一起回了北京,大山索性带着他们一起来长沙过圣诞节。“孩子们是第一次来长沙,他们很高兴。”
    大山的太太是北京人,两人1993年结婚,生下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9岁。当他在北京大学念大学时他们就认识了。
    “你们是同学吗?”
    “算是吧,她在北大附近。”大山说,“其实婚姻不是两个国家之间的事情,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这样想就会觉得一个中国人和一个外国人结婚也很平常。”“有一次,我爱人和我妈聊天时,我插不上话,我想她们的性格怎么那么像?是不是我找妻子时潜意识中找跟我妈妈性格特别像的?后来一琢磨,我的性格和我岳父相似的地方也很多。”
    大山不肯透露过多他和妻子认识的细节,他说他不希望家人“活在名人的阴影下”。“孩子们的中文也很好。”大山忍不住透露,“在学校,他们都讲英语,但是在家里,为了给他们营造中文环境,我和妻子都讲中文。” 
    聊起快板书得意洋洋,但师父张志宽只夸了句“还不错”
    前不久,大山又拜了快板书大师张志宽为师。“我学的是《三打白骨精》。”大山有些孩子气地得意洋洋,他主动给记者表演了一段,“唐僧自知命难保,不由得想起孙悟空,悟空啊,我不该错拿妖怪当好人……”
    “你先别夸我说得好,其实内行听起来差远了。”大山很谦虚。
    大山一直对富有中国传统特色的快板书、评书很感兴趣,经常一个人念念有词,有一回被师父姜昆听见了,姜昆说:“大山啊,原来你喜欢快板书啊?其实快板书现在的受众群越来越窄了,不过你要学,我可以帮你找个好老师,他是快板书中目前最权威的艺术家。”
    姜昆就给他找了张志宽。当时大山已经把《三打白骨精》的所有词全部背熟了,张志宽一听,便同意收下了大山。
    迄今为止,张志宽已经为大山授了三次课,“他给我指出了很多不足之处,最后说‘还不错’。”
    “他和姜昆老师一样,能说句不错就已经是赞扬了,我就已经很感激了。”大山预计自己的快板书明年就能“出得了台面了”。
    演完郎世宁,呆满40年,能不能成三品?
    大山首次“触电”,是去年由湖南电广传媒投资千万打造的一部以郎世宁在中国40多年生活为题材的长篇电视连续剧《宫廷画师郎世宁》。这部戏初定于2005年1月27日在央视八套正式开播。
    确定由大山扮演郎世宁,似乎没费什么周折,对中国文化了解,会流利的中文,为中国观众所熟悉,除了大山还有谁?
    而两人都是中西文化交流的友好使者,说起来大山还真有点现代“郎世宁”的味道。“后来郎世宁被乾隆封为三品大员,名垂史册,我和他比起来差远了。”大山打趣说。
    “郎世宁在中国呆了40年,那是因为你还没在中国呆满40年嘛。”记者笑着说。 
    “我会一直呆下去的。有时候在加拿大,有时候呆在中国。”大山描述的语气,不像是在说从一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倒像是说从长沙南站到长沙北站一样轻松。
    在扮演郎世宁的过程中,大山最难忘的是一幕戏:郎世宁晚年,作为传教士,罗马教皇希望他多传教,而朝廷又不希望他传教,罗马教皇对他十分愤怒,说要将他逐出教会,乾隆为他个人幸福着想,劝他放弃传教士身份,找个人结婚。但郎世宁最终还是一直坚持了信仰。
    “那场戏一共拍了三遍,一拍到那里,我就忍不住号啕大哭。我很同情、理解郎世宁,他在东西方文化之间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我也联想到我自己,有时候很多人对我不理解,我就忍不住想哭。”大山说。
    扮演乾隆的演员赵宁宇当时背对镜头,看到大山涕泪长流,忍不住悄悄地对大山竖起了大拇指:“演得太棒了。”
    成为第一位在中国获得“杰出青年”的外国人:大家没把我当外人
    来长沙的前一天,大山参加了由北京市政府举行的“北京市十大杰出青年”颁证典礼,大山又捞了个第一——第一位在中国获得“杰出青年”的外国人士。
    大山笑得灿烂:“我是外国人,但大家没把我当外人。”
    这是“北京市十大杰出青年”评选活动举行六届以来,第一次允许外籍人士参评,大山就拔了个头筹。据说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后,大山在第一时间就递交了参评材料。“这证明咱们中国越来越开放了,这是中国的一个进步。现在中外交流空前广泛和频繁,人与人的距离在缩小,原来以为不可跨越的鸿沟,现在突然发现一迈腿就跨过去了。”
    说到中国不断开放的程度,大山说自己最有发言权。“前些年,在中国没有一点圣诞节气氛,只有到春节才大张旗鼓,我就特别想参加春节联欢晚会,但是那时候有规定,外国人不能参加传统的春节晚会,我当时心里挺郁闷,觉得这规矩显得很‘小气’,我们的圣诞节从来没说不允许中国人过,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在春节时和中国人联欢呢?”
    “后来没过几年,我就能参加春节晚会了,现在开放的气氛越来越浓了,圣诞节也到处都能看到张灯结彩了。作为中西文化传播的使者,我特高兴。”
    “其实这么多年,我最大的收获是,中国人把我当成了自己人。” 

( 鹰报人物记者 唐藩 )


打印页面』『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