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明星面对面,畅聊你最关心的话题

350 于湉、宁桓宇 歌手

以一曲《Apologize》,于湉成为首个晋级2013快乐男声全国十强的选手。“你应该再自信一点”、“你的表现还不够好”,带着这样的评价,被陶晶莹封为中国版瑞奇·马汀的他之后一路杀进全国五强。…

在刚结束的5进3决赛上,于湉终于爆发小宇宙,和林晓培合作一曲《烦》嗨翻全场,不过这也未能帮助他成为全国三强,在与好兄弟华晨宇的PK中止步全国五强。对于未来音乐之路,于湉希望能坚持自由的音乐风格,“我不喜欢被定型,音乐就应该是自由的。” [详细]

引言
视频
于湉:音乐是自由的,别为我贴标签
以一曲《Apologize》,于湉成为首个晋级2013快乐男声全国十强的选手。“你应该再自信一点”、“你的表现还不够好”,带着这样的评价,被陶晶莹封为中国版瑞奇·马汀的他之后一路杀进全国五强…
实录
大家好,我是李烝烝。欢迎收看金鹰网的金鹰访谈。也欢迎大家在金鹰网的官方微博与微信与我们互动。也感谢容园美的大力支持。今天2013容园美快乐男声访谈邀请到的是宁桓宇和于湉。欢迎桓桓和于湉。
于湉、宁桓宇:大家好。
主持人
先送你们俩一个甜甜圈和雨点。昨天你们俩没有跟粉丝们说什么,现在说一下吧。
于湉:我觉得最多的就是感谢吧。我知道他们好辛苦,就是熬夜什么的,做好多事情,包括我们在淘汰的时候,他们两三点还在等我们。其实上一周都会间断性在门口等我们,今天他们坐在电梯旁边增我们。
主持人
现在外面还有人等呢。
于湉:对啊。就是很感谢他们。所以我们想一定要表现好,然后回馈给他们。真的特别特别感谢他们为我们做这些事情。
主持人
桓桓我听说有很多粉丝送了很珍贵的礼物给你。
宁桓宇:对。
主持人
最难忘的是什么礼物呢?
宁桓宇:昨天收到了一个粉丝从英国给我寄过来的一个耳机。他其实早就寄过来了,可能因为路途很远,然后昨天才收。还有一个小秘密,一个特别感动的,不想说出来。
主持人
藏在心里。
嘉宾:宁桓宇:对。于湉知道。 于湉:我不知道。 宁桓宇:你知道的。 于湉:哪一段。 宁桓宇:我跟你说过的。 于湉:好,下去再说。 宁桓宇:还有一个特别感动的,但是现在不能说。我真的很感谢。我真的爱甜甜圈,因为投票啊等等,他们付出了很多。
主持人
昨天你们俩没有回城堡的时候,城堡外面都站满了你们的粉丝。前面有先离开舞台的选手们,在背对着粉丝那一刻,都会很莫名的掉眼泪,你们俩之后见到粉丝之后有眼泪吗?
于湉:我带鞠躬的时候,我流泪了。
主持人
你们俩谁哭的比较厉害?
嘉宾:于湉:他吧。 宁桓宇:他。
主持人
你们俩互相指对方是什么意思?是这个时候不承认自己爱哭是不是?
宁桓宇:他。
主持人
但是昨天我觉得你们应该最难过的是,我们作为观众,看到虐心一段,竟然跟自己好兄弟在进行PK,这是大家都没有想过的,你们一开始在彩排或者之前有预想过这样的场景吗?
嘉宾:于湉:我想到了。 宁桓宇:想到了。极有可能。概率太大了。
主持人
偏偏两次PK就是这两个好兄弟。昨天于湉PK的时候,花花哭的抽搐。
于湉:我们实际上在彩排的时候,就是我们两个终极PK的一组,然后在猜拳谁淘汰。然后我们当时在聊天,就是在底下说的时候,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就是谁也不要哭。
主持人
结果谁都哭了。
于湉:当时我真的在忍。结果他们从后面走过来,就哭的不行了,我当时也忍不住了。
主持人
你还揪了他的耳朵安慰他。
于湉:揪了吗?
主持人
揪了。忘了。
于湉:忘了。
主持人
但是桓桓和小白走的不是伤感派。
宁桓宇:走心。
主持人
特别是后来淘汰的时候,小白一直有拍你的肩膀,一直拍一直拍,就像要拍碎了一样。
宁桓宇:好痛,当时不觉得。我跟他说过很多东西,我挺懂他,他也挺懂我。
主持人
昨天回到城堡大家有什么欢送仪式?
于湉:吃螃蟹。
主持人
大家从一开始喝啤酒到后来喝牛奶,然后一直吃宵夜,然后到最后吃螃蟹。昨天告别的时候哭了吗?
嘉宾:宁桓宇:哭了。 于湉:放视频的时候还是难受的。
主持人
有说什么特别的话吗?
嘉宾:于湉:也不需要说太多了。 宁桓宇:我们出来可以吃到好吃的。
主持人
可以吃火锅了。
于湉:我们可以跟他们炫耀一下,我们吃火锅了。
主持人
那于湉说还想唱一百年,说三个月不够,然后桓桓还有亲吻舞台,是很舍不得这个舞台的,毕竟这三个月有很多的成长。那最不舍得这个舞台是什么?
于湉:我觉得最不舍得的,我觉得就是比赛的这所有的过程,就是和小伙伴们经历了好多事情,刚一比赛的时候是这样的,现在是这样的,就感觉“哇”,不敢相信。
主持人
昨天于湉也有说,昨天觉得自己是表现最好的一段。
于湉:我觉得是我状态最好的时候,比较开心的一次。
主持人
可是好不容易找到最开心的一次。
于湉:我觉得这样走的很开心啊。
主持人
就是有圆满的句号。
于湉:对啊。
主持人
昨天还说林晓培老师是快男送给你最好的礼物。
于湉:对。
主持人
开始两个人有找到默契吗?
于湉:因为林晓培老师说我是一个很闷的人,我们俩也在沟通,但是相处下来了之后,不到两个小时之后,她就是特别理解我。比如说一些VCR不想做的东西,她也帮我争取。我就觉得特别感谢晓培老师。
主持人
就是前辈的指导。
于湉:对。
主持人
但是昨天桓桓的比赛,有让陈坤老师有点生气。他说你和小白带着情绪比赛。他后面给其他选手投票的时候,都把头转过去了。会不会觉得对不起坤哥?
宁桓宇:其实比赛完之后的,我和于湉也找了坤哥。他挺生气的。因为他知道我是用心唱歌的。
主持人
而且你一唱歌他都哭的。
宁桓宇:是啊。他觉得我是在用心唱歌。至于那几句歌词没唱出来,其实我不是忘歌词,我真的感情到那步了,我唱不出来了。然后就哭了。
主持人
有那么一点因为于湉被淘汰,然后有情绪在里面吗?
宁桓宇:对。
主持人
就像坤哥说,大家不要觉得别人淘汰了要去同情。
宁桓宇:不是同情。走到这一步,就是感觉不太舒服。
主持人
昨天有去跟坤哥表达歉意之类的吗?还是他不理你呢。
宁桓宇:我觉得男人之间不用去啰嗦吧,坤哥是懂我们的。虽然离开这个舞台了,之后我们会做得好一点。
主持人
以后会有好的表现给坤哥。
于湉、宁桓宇:对。
主持人
昨天我看到你们两个第一个拥抱的是自己帮帮唱老师。特别是宁桓宇抱着毛宁老师,紧紧的拥抱。特别是《涛声依旧》既然跟你是同年耶。
宁桓宇:我也没想到。我知道跟毛宁老师合作的时候特别紧张,但是见到他之后,他真的很和蔼。然后他教我很多的东西,除了唱歌之外的一些东西。
主持人
所以你们两个离开舞台的时候,两个老师哭的最厉害。可是昨天虽然你俩淘汰了,但是你们身上也有一些评论,比如是陈楚生说看好得冠军是于湉,现在止步于此,会不会有一些遗憾?
于湉:不会。如果上一场走的话,我会比较遗憾。但是这一场我和林晓培老师合作,我感觉真的很好。我感觉这是一个圆满的句点。
主持人
桓桓也是这样吗?
宁桓宇:对啊。完美的句号。
主持人
桓桓一直也有负担,因为你是专业院校出来的,我记得第一次你们唱区过来做访问的时候,你在开场的时候跟我说可不可以不要提专一第一的这个事情。这个事情是不是对你有一定的压力?
宁桓宇:我觉得专业第一现在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压力了,更提醒我自己要更加努力。
主持人
从你录VCR的时候,大声说自己是专业第一的时候,你已经把这个包袱放下来了。而且那一刻也告诉大家,你再有压力了。
于湉、宁桓宇:对。其实我们学校比我强的人很多,川音真的比我强的人很多,我没有谦虚。
主持人
每年比赛都有黄金第四。你现在不仅背负着专业第一还有黄金第四的定律。每年第四名都是实力和人气的象征。现在完了,好不容易把专业第一丢下了,现在又有了黄金第四的象征。
于湉:完了。
主持人
大家在比赛时候不仅仅有收获,大家还收获了女神。而且马苏还给你录VCR。而且马苏还发微博给你鼓励。
于湉:是,真的很感谢。
主持人
桓桓跟女神也有亲密的接触。泥豆没有见到面呢。
于湉:留到以后吧。在这个舞台太圆满了也不好。
主持人
你说的是桓桓吗?桓桓真的很圆满了,在20岁的时候见到了女神。这也是一开始参加比赛没有想到的。
于湉:你的人生在倒转吗? 宁桓宇:没有,现在让于湉好好平复一下他的心情。
主持人
你是不喜欢第五这个称号吗?
于湉:没有。我很喜欢第五。只不过他太嚣张了。
主持人
怎么嚣张?
嘉宾:于湉:他就跟我说“你是第五,嚣什么张”? 宁桓宇:我们开玩笑。 于湉:对,我们开玩笑。经常互损。
主持人
上次见到女神你有说什么吗?
宁桓宇:没有,心情澎湃,紧张。
主持人
见到第一面的时候你们说什么吗?
宁桓宇:没有说话。一直看着她。
主持人
流着口水吗?
宁桓宇:没有,没有。很欣慰看着她。
主持人
见到本人之后,跟想象中有没有落差?
宁桓宇:没有落差,更漂亮。
主持人
你都没有跟她秀个舞之类的。
宁桓宇:我觉得够了,我唱完歌她哭了,我也哭了。
主持人
就有收获了是不是?
宁桓宇:对。
主持人
于湉你下次看到马苏要超越桓桓是不是?
宁桓宇:下次你见到她也是笑一下就可以了。
主持人
两个人应该找不到话题。那于湉你还会害羞吗?于湉已经进步很大了,自从蒋梦婕来了之后,已经有很大的进步了。现在还能跟女生对视30秒吗?
于湉:我一直没有问题。其实第一次见面会不好意思,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时间长了之后就会好了。
主持人
那你见到马苏第一面说什么?
于湉:我不知道说什么。
主持人
其实之后你可以邀请马苏跟你拍MV。
于湉:好啊。先出歌再说吧。
主持人
不就快了嘛,可以对着这个镜头跟马苏说,邀请她拍MV。我们很正式,很认真的。
于湉:马苏姐,我的MV可不可以邀请你来做女主角。
主持人
就可以了吗?
于湉:对。
主持人
你这样马苏姐会不知所措。桓桓自己的歌第一支MV会邀请自己的女神萧亚轩吗?
宁桓宇:我怕她来不了了。
主持人
那除了萧亚轩你再挑一个。
宁桓宇:我想挑的好像都来不了,太忙了。可以挑娜姐吧。
主持人
娜姐可以和妈妈对个戏。
宁桓宇:对。
主持人
不是说娜姐和妈妈长得很像嘛。别人都说娜姐很好玩,很亲切。就你说娜姐长得像妈妈。
宁桓宇:就感觉她很亲切。我才这样说的。
主持人
那已经已经划上完美的句号了。那我记得于湉有“打”过舞蹈女演员。你有给她买过药吗?
嘉宾:于湉:我都不知道我“打”的是谁。 宁桓宇:是短发的那个老师。就是给我编舞那个老师。
主持人
真的打得很重。因为你这么高大,力气又很大。
于湉:当时我真的不知道。
主持人
下次见到马苏也要提醒她,万一跟你拍MV,动作方面还是要小心一点点。因为你一失手说不定就打伤人家了。
于湉:那是第一次跟舞蹈演员配合,也不熟悉距离感,因为我们走位的时候也不是每次跟舞蹈演员配。
主持人
那舞蹈方面你们俩有进步吗?
宁桓宇:没有。
主持人
很多人都说于湉开窍了。
宁桓宇:还需要再努力。
主持人
就连左立人家的目标都是唱跳歌手。他很认真跟我说的。
宁桓宇:真的吗?
主持人
是啊。跳舞这个方面,我认为两个人好像有点进步了。
宁桓宇:我们两个都是老师公认的肢障。
主持人
之前于湉叫中国的瑞奇马丁。
宁桓宇:他是有感觉的。他四体不协调,但是他有感觉。我们四肢都很不协调,他做出来很有感觉,我做出来看不了。他是有感觉的不协调。
主持人
那这些中国的瑞奇马丁,你会不会有压力?然后也有留学美国的背景在身上,就觉得有一种光环。
于湉:我不喜欢这种被框起来的东西。不要给我定位一种风格。我觉得音乐和表演都要自由一点。我认为可能性大一点就好。
主持人
你不喜欢自己被定型是不是?
于湉:我觉得定型可以,但是不是表面上的。
主持人
或者大家还没有找到你想到做的那个你。
于湉:对。
主持人
现在也找到吗?
于湉:我一直都知道。我也一直在坚持。
主持人
为什么你说这句话大家都笑了。
宁桓宇:纠结小王子。
主持人
他是很多事情都很纠结吗?
宁桓宇:对。
主持人
我觉得桓桓应该不纠结。
宁桓宇:我纠结啊。
主持人
但是你服装上不纠结,因为你服装上就是白衬衣加马甲。自己有没有厌烦?
宁桓宇:没办法,只有那样穿好看。
主持人
你自己喜欢吗?
宁桓宇:因为那样穿也比较搭我的气质。
主持人
后面有几场不是穿马甲也很帅啊。于湉你觉得桓桓穿什么更帅?
于湉:我觉得他穿背心最帅。
主持人
那不是欧豪吗?
于湉:没有,背心开到这儿。
主持人
是要显示胸肌和腹肌吗?
宁桓宇:重口味。
主持人
如果再让你一直穿衬衣加马甲的话会不会提出建议?
宁桓宇:也许这也是一种风格。风格是一样的,我也想尝试。
主持人
穿裙子吗?
宁桓宇:那太夸张了。尝试在舞台上别这么乖,坏怀的。
主持人
你指的欧豪吗?
宁桓宇:就是那种感觉吧。
主持人
可是你在我们学生就是好学生。
宁桓宇:不好。
主持人
你太谦虚了。
宁桓宇:慢慢的来吧。
主持人
你刚刚进城堡的时候,你在敷面膜的时候你都在练琴。大家带了很多衣服和鞋子,但是你带了指法练习的东西。
宁桓宇:我带那些东西,我的心就在静下来了。其实没怎么弹。
主持人
有枕在枕头底下当做一个法宝。
宁桓宇:对。
主持人
你之前也说没有原创的歌手不算是好歌手对不对?
宁桓宇:对。
主持人
一直两个人都没有机会在这个舞台上呈现自己的原创作品,这算是一个遗憾吗?
宁桓宇:会有机会的。
主持人
你的原创属于哪一类?城堡这些兄弟,小强有点怪怪的,然后也有摇滚的,像左立这种走心的。你属于哪一类?
宁桓宇:有情歌的,也有怪怪的。
主持人
于湉听过桓桓的作品吗?
于湉:好听啊。
主持人
什么风格?
于湉:抒情的。有的也很好玩。
主持人
现在你们开学了,然后还没有回学校,会不会有点着急?
宁桓宇:挺想念他们的,学校也特别好,他们也给我了假。
主持人
回学校之后,会不会摆阵仗接你?
宁桓宇:不会,川音不会这样的。我估计他们都会不理我。
主持人
那你有床睡吗?他们说你不要回来了吗?床已经摆满了他们的箱子。
宁桓宇:跟我说加油,早点回来喝酒。
主持人
是要办喜酒之类的吗?你们参加快男还有一个大收获,就是在城堡里收获了这么多的兄弟们。有没有人一开始觉得,一开始见到他是这样的,但是接触之后原来他是这样的。
宁桓宇:有啊,于湉啊。进20的时候,我看到于湉拽什么啊,黑了吧叽的。我就觉得他特拽。结果是这种性格的。
主持人
大概什么时候发现他特别不一样了?
宁桓宇:很柔软,特别柔软。都是我爱哭,他比我还爱哭。
主持人
他会不会自己在城堡里偷偷的哭?
宁桓宇:不会,那太女人了,那还不至于。
主持人
于湉你是胆子最小的吗?
宁桓宇:还好呢,从城堡里面,有一只野猫进来,我说野猫,他就大喊。
主持人
不是还有一只蝙蝠吗?
于湉、宁桓宇:对啊。还飞了一只蝙蝠。其实我也怕,但是他这个外表然后一喊那种感觉就很怪。其实我大喊是正常的,我这么柔软是吧?
主持人
那宁桓宇吐槽这么多,于湉你想说什么?
于湉:他是台上那种高富帅型的,在台下特别特别逗。我该怎么形容呢?我发现他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跟别人比惨。
主持人
比如说呢?
于湉:假如说这周歌选的不好,他就说“哇,你有我不好”。然后别人说今天嗓子痛,他就说“哇,你嗓子痛,我都痛了两个星期了。”
主持人
于湉爱模仿别人,桓桓你也爱模仿吗?
宁桓宇:还好。
主持人
于湉刚才模仿了你,你要回报一下。
宁桓宇:他昨天抽筋了。然后他跪下了,然后跪着相机面前,然后这样。把我吓一跳。
主持人
他有没有像你一样,裤子破掉。于湉裤子没有破掉。
宁桓宇:那个太low了。
主持人
那你们几个人当中有一个经典的动作,我知道桓桓你也会。
宁桓宇:花花是这样的。其实都模仿过的。张阳阳就是那种。
主持人
你看阳阳瞪着你呢。
宁桓宇:他还是这样啊。你看欧豪这样。然后饶威就是闷骚的。
主持人
你在大家面前都是优等生,文弱书生那种,然后弹弹钢琴。桓桓自己把自己拆了的感觉。
宁桓宇:我觉得这样挺好的。放松一下嘛。
主持人
一开始是端着吗?
宁桓宇:不是端着,不熟嘛。
主持人
于湉你说说第一次看到宁桓宇的时候,有没有感觉他很文静?
于湉:第一次对他的印象是他背着一个包,我当时就觉得安静唱歌,台下也特别安静,结果“哇”。
主持人
又来了。结果大不一样。
于湉:昨天出去之前还要打我好几下。没事还跟我摔跤什么的。
主持人
你摔得赢吗?
宁桓宇:那天几比几。没有,他特别爱动小脑筋。
主持人
勾住你的脚。
宁桓宇:他去抓我的脚腕。我当时反映10分钟吧。他抓脚腕我肯定要跳啊。
主持人
今天你们两个人在这里吐槽了,三兄弟也不在。
宁桓宇:人家是三强,吐他们干嘛。
主持人
这个话说的有点心酸的感觉。
宁桓宇:开玩笑嘛。
主持人
那他们三个有没有感觉第一次见到的时候感觉大不一样。
宁桓宇:小白吧。确实不一样了。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第一个晋级。然后我被待定了。当时我们在一个房间了,他和魏一宁一起,然后魏一宁问我进了?我说待定。然后小白一直拿个吉他,进来一个人,他抱着吉他弹一下。我说好装啊这个人。真的太装了。结果比赛之后,成为了最好的兄弟。
主持人
从什么时候好起来的?
宁桓宇:从60进20。我跟他住一间房过后,就慢慢离不开对方了。
主持人
那于湉什么时候发现跟花花也离不开了?你出了城堡之后,他怎么生活啊?没有人给他按摩、绑鞋带、洗衣服。
嘉宾:于湉:我给他穿好了。他没问题的。他衣服都会叠了。 宁桓宇:好心酸。
主持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要去照顾花花了?
于湉:实际上也没有,他不会就问我嘛。我就帮他嘛。
主持人
那怎么不问桓桓?
嘉宾:于湉:他也不太会。一开始我也不知道,因为平时交流也多,他问我的东西也多,我们相互问的东西也多。 宁桓宇:这是一种默契。不止我帮他。
主持人
他帮了你什么吗?
于湉:就是我们定歌然后回来的时候都很晚了,然后这首歌我还没有定下来,然后我们马上又要走了,然后他说赶紧定,他就听我唱,反复唱了很多遍,实际上好多次这样的时候。他帮我也挺多的。只不过大家没看到而已。
主持人
现在有很多的呼声,大家认为那个是冠军,那个是冠军。你们自己心里有一个谱吗?
宁桓宇:完全看现场发挥。
主持人
现在很多圈里的朋友都说,花花一定是冠军。
宁桓宇:不官方的说,真的要看现场发挥。四首新歌还要背歌词。我挺担心的。
主持人
先说一下谁会忘歌词。
宁桓宇:小白吧。
主持人
真的吗?
宁桓宇:花花跟欧豪没怎么忘过词。小白忘过词。忘词的这两个人也在这儿呢。
主持人
所以忘词方面,大家也要提高。千万以后不要忘词了。所以你们俩下场也会很紧张看比赛吗?
嘉宾:宁桓宇:我们很轻松的。 于湉:最后一场就是表演嘛。不会紧张的。
主持人
今天在金鹰官方微博上也有一些问题要问你们。首先要问桓桓的,说快男这个舞台收获很多,桓桓接下来要兼顾学业和事业,自己会有一些打算吗?你现在大几?
宁桓宇:大二。
主持人
有没有在学校担任干部之类的?
宁桓宇:我想一下。好像没有什么干部。我一直想着学生会让我入吧。我大一进的时候,我没搞清楚这个模式。一进去学生会问你想不想进?当时问的时候,我就以为没用,我说再说吧,结果没入成,现在大二了,我估计大一同班同学都当部长了。
主持人
你当助理吗?
宁桓宇:也可以啊。
主持人
你想当哪个部长吗?
宁桓宇:不用,不用。
主持人
你想入哪个部?
宁桓宇:纪检吧。就是记迟到那种的。
主持人
现在你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能经常迟到啊。
宁桓宇:是啊,各位老师,包涵啊。但是我学习一定要拿到。
主持人
上个星期有拿奖学金吗?
宁桓宇:没有。小白拿到了,我没有拿到。以后一定要拿奖学金。
主持人
你看黄金第四,专业第一,不能不拿到奖学金哦。包袱越来越多了。
宁桓宇:没有,这是一种激励。
主持人
没关系,纪检部长也可以。
宁桓宇:没有,我好朋友都当了。
主持人
现在是于湉的问题,大家都说你是黑闪电,黑马,你介不介意别人说你黑?
于湉:不介意。
主持人
还有别人说你是土黑土黑的。还有别人介意说你是大叔吗?
宁桓宇:他长得特别像我舅舅。真的太像了。
主持人
你第一次看到于湉的时候多少岁?
宁桓宇:我觉得24,25,27,28吧。真的第一次见到他特别拽。
主持人
那于湉介意别人说你老成吗?老成和黑你介意吗?
于湉:都不介意。
主持人
等他们老的时候,你还会这样。
于湉:等他们老的时候,你还会这样。
主持人
你从十几岁的时候,就被别人说你老了。
嘉宾:于湉:我记得十三四岁的时候,我记得坐的士的时候,然后司机就跟我说你下班了啊。 宁桓宇:没有,我觉得他这样挺好的。我说实话,没有开玩笑。我从小就幻想长这么多胡子。我高考那段时间特别颓废。然后我们好几个男生一起留胡子,结果留一个高考的时间,就是胡子特别散,特别丑,特别喜欢他这样。
主持人
你还摸人家下巴。
宁桓宇:我是摸胡子。
主持人
那你羡慕他长得有点着急吗?
宁桓宇:这叫帅。有没有古天乐的感觉?
主持人
有。古天乐也是黑了以后就大红了。
宁桓宇:对,你白了就大紫了。我真的觉得于湉特别帅。
主持人
太坏了。
嘉宾:于湉:他一直都这样。 宁桓宇:不是,我真的觉得他特别帅。
主持人
扪心自问,结果找不到良心。
嘉宾:宁桓宇:我说的是实话。特别有男人的感觉。 于湉:你夸我相当于夸你自己。
主持人
现在是桓桓的问题,宣布淘汰的时候,桓桓哭的很厉害,然后说谢谢大家。如果重新一次机会的话,会不会说的不一样的话?
宁桓宇:大致的内容应该是那样,只是想感谢的人没说完。
主持人
感谢全管吗?
宁桓宇:对。差点把全管名字都说起来了,还是收了。还想感谢我的老师,评委老师,昨天我特别感谢为2013快乐男声付出的所有的工作人员,真的很辛苦,包括帮我们搬道具的场工。但是意识到了没说出来。再说的话就抽搐了,就不好。算了吧,干脆就跪吧。
主持人
还好今天都有感谢到。最后要纪检部长。
宁桓宇:最后还要感谢我的母校,四川音乐学院。
主持人
然后放你给学校做的东西吗?
宁桓宇:这个我是专门做的,学校的喇叭不好,我就装作路人,我就在食堂买了一个饮料,然后对着喇叭听那首歌。
主持人
他们是一直在放,而是只放了那一次就不给放了。
宁桓宇:我听到过两三次。
主持人
现在要接着放了。
宁桓宇:多放一点。
主持人
看于湉第二个问题,说你给人感觉很腼腆,说很担心在娱乐圈的发展,会不会在性格上有一些改变?
于湉:我一直不觉得是娱乐圈,我觉得影视圈或者音乐圈,我比较喜欢这样的感觉。真正在唱歌做音乐的话,不在乎性格什么的。有好多成功的艺人,我觉得都有自己的个性。像新生代林宥嘉、萧敬腾,他们刚开始也是这样的啊。周杰伦刚出道的时候对吧?
主持人
也有腼腆的时候。
嘉宾:于湉:对。我觉得性格没有什么关系吧。 宁桓宇:我觉得就是在音乐这方面来说,腼腆会比话多好。
主持人
你属于哪一种?
宁桓宇:腼腆。我是说音乐。私底下我说话很少。因为话多是静不下心来。做节目会话多一些。
主持人
还有一个问题,说你们俩眼的娱乐圈是什么样子?
于湉:一直别人都说我快要进入娱乐圈了,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一直认为它不是娱乐圈,可以说影视圈或者音乐圈,我觉得大家把看成了一种消遣和娱乐,我觉得音乐是可以传递正能量的东西,不管我走到哪一步,是真正在做音乐,是真正传递能量。
主持人
桓桓觉得娱乐圈是什么?
宁桓宇:很多人会说这个圈子很复杂,我感觉就是越复杂的地方,越保持那种单纯、纯真,恰恰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就是做自己吧。
主持人
所以有准备好进入娱乐圈的准备了吗?
宁桓宇:千万被丢弃自己就可以了。
主持人
会给自己设目标吗?
宁桓宇:现在还没有。现在还太嫩了。还需要好好努力。
主持人
要记住黄金第四。
宁桓宇:要记住黄金第四。
主持人
不管专辑什么时候出,或者自己的作品什么出来,第一站会在10月13号,十强大合辑会出来,那是第一个面向大家的作品,另外又有一系列的巡演,让你们可以去参加。是11月2号开始,在北京第一站。现在有准备好把新的一面展现给大家看吗?巡演有特别想跟大家唱的歌曲吗?
宁桓宇:有啊。
主持人
要不要先预告一下?
于湉:还没有经过批准。我们报上去了,比如说原创作品。还有自己喜欢的歌,但是还在审核。
主持人
有特别想给粉丝们唱的歌吗?
宁桓宇:现在比赛结束了,然后下周全部比赛就结束了。有10天的假期,我回家过后,我真的特别想写首歌给粉丝。先回去休息两天,然后静下心来过后,然后早晨起来把窗户打开,泡杯咖啡,就开始写歌,因为我写歌和别人不一样,有的人写歌坐着就可以,我是特别要,一定坐在钢琴边,泡杯咖啡,然后光射进来。
主持人
那于湉呢?会不会给粉丝们送一些礼物?
于湉:我觉得每一首歌都是送给他们的礼物。因为每一首歌都会传递一些不同的东西,我会带给大家更多的礼物。
主持人
那下个礼拜三兄弟就要进行全国的最后大决赛了。有什么祝福给他们?
嘉宾:宁桓宇:早点出来吃火锅。 于湉:我要祝福小白不要破音。 宁桓宇:还是祝他们好好把歌唱好。其实挺担心他们的。有四首新歌。好好向,什么都别想。最后一站,也挺羡慕你们的。从头走到尾,特别是小白,每一场比赛都说要走了,结果现在走不了了。加油吧。
主持人
那希望你们以后的路会越走越好,将来有更多的新作品带给大家。今天节目也要谢谢容园美的大力支持,谢谢大家。
于湉、宁桓宇:
主持人
加载更多
现场图片

“我一直不觉得是娱乐圈,我觉得影视圈或者音乐圈,我比较喜欢这样的感觉。真正在唱歌做音乐的话,不在乎性格什么的。有好多成功的艺人,我觉得都有自己的个性。像林宥嘉、萧敬腾,他们刚开始也是这样的啊。周杰伦刚出道的时候也害羞,对吧?所以我觉得性格没有什么关系吧。”而对于接下来的发展,于湉希望能坚持做音乐,“别人都说我快要进入娱乐圈了,就像我刚才说的,我一直认为它不是娱乐圈,可以说影视圈或者音乐圈,我觉得大家把看成了一种消遣和娱乐,我觉得音乐是可以传递正能量的东西,不管我走到哪一步,是真正在做音乐,是真正传递能量。”

查看全文
报道

我有话说

0人发表了观点

    本期获奖网友
    TA们的提问被幸运的选中,将获得于湉、宁桓宇亲笔签名物品
    主创人员

    主持人李烝烝

    设计/制作

    第349期
    张阳阳
    2013年09月12日制作
    第348期
    杨恭如、刘庭羽
    2013年09月04日制作
    第347期
    居来提、杨洋、宋伟、赵浴辰
    2013年10月25日制作